• 那塔利波特曼终于拿了奥斯卡。去年年末去旅行前,特意去看了《黑天鹅》。传说中分级分到 thriller,可我这从来对恐怖片惊悚片敬谢不敏的也从头到尾没被惊悚到。可能芭蕾和天鹅湖对我来说,不论怎样,都到不了梦魇的效果吧。──到结尾倒是被感动到。看见浴室里面其实没有尸体的时候,就在想,坏了,这丫头该不是捅了自己了吧──下一个镜头就看见她的伤口。最后的舞台实在惊艳,但是该说是灿烂还是绝望,就像究竟该说 Nina是终于把黑天鹅和白天鹅两个角色两面性融会贯通,还是她在其间被生生撕裂?只有最后一句, Now it’s perfect。──不疯魔不成活。

    不过,另一个角度而言,黑天鹅难道不是一个关于毁灭的故事么。 Nina最开始的世界固然被她母亲的过度保护导致有些纯粹到虚假和扭曲,但那样的白天鹅未必不美好,如同她跳的那段芭蕾,轻盈,纤细,优美,脆弱。太纯粹以至于担心有个风吹草动会让她破碎。而她所在的世界毕竟不是她那个满满布偶和粉色装饰时间静止不动的闺房。所有一切压迫她去面对那些美好之外的东西,前任首席的人老珠黄被遗弃的命运, Lily对于首席的虎视眈眈,还有具有象征意象的黑天鹅。舞蹈总监的话: Nina阻挡你的只有你自己。──所有一切挤压毁灭她曾经的世界,让她融入黑暗。她自己也拼了命挣脱,不惜打碎和否定曾经的一切。艺术需要层次感并不是一味的美好就够,但是其实没有人会问 Nina你会不会被那样的黑暗毁掉,那时候只有她的妈妈会说 Nina那场芭蕾会毁掉你不要去,但她已经听不进。──她的个性其实终不是 Lily那样的来去自由,她所要付出的其实不只是拓宽她世界的疆域,而是撕裂固有。但她的确不惜一切代价也想跳那场天鹅之舞站在舞台的最顶端。──很难定义,因为最后的演出太灿烂太精彩,所以真得很难区分是完满还是毁灭,是悲还是喜。只是, Now it’s perfect,她赌上一切去实现。──还是,不疯魔不成活。

    ──当时在电影院,看到最后一句,觉得感动又难过。

     

     

  • 我觉得我写了很多威尼斯的坏话。。。哈哈。不过意大利的城市里,我的确更喜欢佛罗伦萨和罗马。

    总觉得有一些时代是属于天才的时代,那些历史上灿烂的名字就在那样的时代里简直遍地都是雨后春笋一样层出不穷。大概是彼此激发了火花,互为映照,如同拉斐尔在《雅典学派》中向米开朗基罗致敬。

    佛罗伦萨,文艺复兴的诞生之地,这城市的蓬勃终于终结了漫长的 Dark Age。──我会幻想那感觉会不会就如同爬 Duomo大教堂的拱顶,走过漫长陡峭而黑暗的石阶,忽然豁然开朗,正是天高云淡,整个城市铺展在眼前,一望无际。

    清清之前跟我聊到旅行,就曾跟我说过 Duomo大教堂的拱顶,貌似学建筑的人不少将此奉为神作,其建筑师也一并奉为神人。偌大一个拱顶,纵横多少,气势恢宏,没有承重梁,完全就靠结构精巧,叹为观止。那个建筑师貌似也是最早发明脚手架的,当时称为鹰脚架,来进行教堂的施工。上到顶端一共 486级台阶,一言蔽之就是在教堂后面暗无天日的巷道里拾阶而上。有很长的一段是旋转楼梯,纯粹以一根棍为轴心使劲转,每一阶都很窄,粗略估量一下大概 3阶就转过九十度,大有不把人转到晕头转向不罢休的图谋。──不过中间有一小段是在拱顶下贴墙的露台,盖满头顶的就是拱顶的壁画,天堂地狱,神祗恶魔,天使小鬼,芸芸众生,热热闹闹拥挤在一起。最上方中心该是基督的 12门徒,远远看着也觉得栩栩如生。──教堂本身是随便进的,爬拱顶的话要另花 8欧元,不过如果有人去的话,会强烈推荐一下,努力爬吧!

    Duomo大教堂看到的佛罗伦萨规整而美丽。倒不是说街道怎样横平竖直状如棋盘,而是那些红色的房顶,带一点点旧时的文化气。远远近近不时有教堂的塔尖穿插其间。佛罗伦萨的老城区其实没有明确的界限,从火车站向东向南,慢慢就有石砖铺地的老街,两边的房子有厚实的砖墙,挑得很高的大门,以及同样挑高的窗子。很多老街都是小巷子,有点曲折狭窄,纵横交错。房子之间有时会有天桥一样的结构连着。临走的那天夜晚我在一家名声在外的冰激凌店买了一小碗 gelato,一边吃着一边在这样的小巷间穿行,随便走在不知名的街上。──就那样路过了但丁故居,已经过了开放的时间,反正我本来也对但丁没啥个人情感,也就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算作凭吊。那房子退远几步就融入街巷的老房子间分辨不出,几百年前,这里的街巷不知是不是比现在更加生机盎然。

    Galleria degli Uffizi 是佛罗伦萨最负盛名的博物馆。门口长期各种排队的长龙。我去之前没有太看介绍,所以看见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时候有点激动,“阿~原来在这里~”的感叹。《 Spring》也在这里,色彩斑斓。 Uffizi外面的小广场上有很多雕塑,包括米开朗基罗《大卫》的复制品,永远面带微笑青春洋溢风采翩翩。相隔不远就是 Bargello 博物馆,有很多名家雕塑的藏品。而 Uffizi的另一边紧挨着就是 Arno河,早晨的阳光还带些晕黄的色调,照在河上,十分好看。

    佛罗伦萨有种自由散漫的气质,有点文艺有点古老的小资,仿佛没有在时间里变老。路过的点心店有着华丽丽的橱窗,我嘴馋又讲不出名字,只好隔着玻璃一个一个指给人家我要哪个。在街边的咖啡馆吃过午饭, waitress笑着递给我一根棒棒糖。飞扬的檐角,整点时分此起彼伏回荡在整个城市里的钟声,光阴未老。──夜晚的 Piazzalo del Repubblica上旋转木马亮着灯,街边有人在拉手风琴,不知名的曲子但是指法流畅,那种属于风的的声音自由自在喷薄而出在夜色里徜徉。── Arno河边的铁链上,密密麻麻锁了很多很多锁,上面刻着写着画着一对一对情侣的名字。那样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锁看上去竟然让人有点感动,那份简单明亮而单纯的愿望。“青铜锁,情同锁”,跨过整整一个欧亚大陆在这块亚平宁半岛的腹地,原来是同样的心意和同样的表达。  

     

  •  

    昨天整理电脑上的文件,就发现,今年写东西还真是稀疏阿。。。各种懒。。。

    好吧,就手先稍微勤快一下。

    最近很 fan耶鲁的公开课程《心理学导论》,有跟很多人推荐。最初是在电驴上看见。我一直对心理学非常感兴趣,曾经还找来 textbook看,不过实在卷帙浩繁,看了几章就弃了。这个 professor Paul Broom,很幽默,听他讲课很好玩,经常会有忍不住笑出来的时候。驴子上应该有带字幕的下载,网易视频上应该也有。个人很推荐去 Yale Open Course的页面看: http://oyc.yale.edu/psychology/introduction-to-psychology

    链进去除了课程视频之外还会有每节课的 ppt和讲稿,非常齐全。只是不知道国内能不能连上。

    另外非常想看那塔利波特曼的《 Black Swan》。我还算喜欢她,这不是重点。《天鹅湖》向来是我最爱的芭蕾舞剧,我很期待以这样的舞台为背景,台上台下光华流丽之间,激起怎样的碰撞挣扎甚至破碎撕裂。看影片介绍和预告,大约绝不是向来最得我心的柔和风格,相反大概会有犀利甚至惊悚的戏剧张力。波特曼因为这个角色貌似已经被提名 or获得了好几个最佳女主角。──非常期待。

    其实这个期待还是源于我对心理学以及意识行为等等的兴趣。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我很喜欢《盗梦空间》。对我来说那部电影的最精髓就是里奥那多 show给建筑系的那个女生梦境空间。他们坐在咖啡馆,四周的东西 burst out漫天飞扬,里奥那多问:你可记得我们究竟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还有他们走在梦里的街上,小姑娘把前面的街道竖起来,再把两半的世界折在一起。又或者他们在桥上,小姑娘把一面一面的镜子翻转过来,世界无限延伸,然后在一碰之下所有的镜子四分五裂不复存在。──当时和 cmc扯那部电影,说起这些我爱极的场景,他微微惊诧:阿原来你喜欢的部分居然是这个~~看来你果然很 fan心理学。──那种梦境里的自由,潜意识的投射,旋转的陀螺,不知身在何方。──就好像 cc在校内上转的那个转自很多人的签名档:会不会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只是在高中课堂睡着了,岁月未曾在指间流过一丝一毫?──那种流动的意识,记忆,以及记忆对于现实的投射和影响,等等,对我而言一直非常迷人,那种意识的层面以及心理对于行为的影响。──仿佛我又跑题了。。。

    窗外碧蓝碧蓝的天。不时飘雪。明天冬至。

    圣诞加新年准备颠儿去意大利和希腊,估计我哥又该发指我经常闲闲乱游荡还老给他寄明信片显摆。。。呵呵。再更新大概就明年了。一并祝各位圣诞快乐,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平安顺利,万事大吉~

    顺便许一个小心愿,但愿我最近心心念念的某件事能梦想成真~~ ^_^

     

     

  • 11.06.10

    2010-11-06

    Good good study 让我很无聊,于是来闲话家常。

    传说中今天会下雪,可瞅了一天就看见蓝天白云非常的不靠谱。今年初雪来的很晚,到现在都没影子。不过虽然我挺喜欢下雪,可是下一场让我瞧瞧就好,没事继续暖和着才是王道。

    Peng在线上说,他那里也没下雪。还说之前看见什么某专家表示,今年究竟是冷冬还是暖冬很难预料,要等过去了才知道,他就瞬间凌乱了。——这年 头,原来事后诸葛亮真的能当职业还当得这么襟怀坦荡,我也很想摇摇扇子故作沉思一边泄露天机2008会有席卷世界的金融危机连通用汽车都会破产,如果赶得 上该在09年初买股票,然后就坐等资产跟着道琼斯一起翻番。

    中期选举也完了,民主党共和党打架争席位NYTimes竟然给了那么多版面。有时候好笑在政治上他们真的能把民主做得这么煞有介事。经济经济,奥巴 马同学支持率下降最主要根源也不过就是经济疲软外加失业率居高不下。国计民生啊。只是想来讽刺,国会山上永远对各种提案争吵不休,哪边都美其名曰为了美利 坚合众国慷慨激昂掷地有声,看看立场不外各自阵营各自利益。

    我老觉得我看新闻的心态跟看八卦没什么两样。。。

    那天看见NYTimes上扯Dubai,一副替人忧心忡忡的样子:资源短缺人尽奢华,就算石油大国也有一天坐吃山空。——我脑海瞬间蹦出杜牧的句子:秦爱纷奢而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还是中文好,连损个人都能这么华丽丽朗朗上口。

    不过穷尽的奢华总让我觉得根基不牢,就跟空中花园只能是古巴比伦昙花一现一样。——这话丢到国内其实也适用。老妈说今年菜价已经翻了翻,这算啥,百分之一百的通货膨胀?这种热烈的境遇一般没有太好的下场,等捅破的瞬间不知道多少分崩离析。

    虽然那都不是我管得了,也没兴趣心怀天下。

    米高梅破产,GM倒是股票快要重新上市。风水轮流转,不知道下一次会转到哪家。最近越发觉得有些经济常识很重要,免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扯远了,扯得太严肃,写着都不好玩了。——不过最近日子实在乏善可陈,虽然经常性偷懒不过也多少硬着头皮good good study,很想说都不像我这个闲人作风了。

    不过其实也一直没有很闲。

    啊,不过开心事还是有些,之一就是mtime终于又能上。我虽然基本上称不上热爱电影的人士,但很爱在那里看各种关于声色犬马的评点,有时候看不靠 谱的影评会比看片子本身还开心,又或者,掠过谁写的榜单,觉得某些片子或许不妨一看。 虽然很多时候不过是屯在电脑里罢了。但也的确因此看到一些很得我心的好片子。

    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下雪。

  • http://azurewind929.files.wordpress.com/2010/09/cropped-large_125l1722.jpg
  • http://azurewind929.files.wordpress.com/2010/09/cropped-220701-36606872_5001.jpg
  • http://azurewind929.files.wordpress.com/2010/09/cropped-large_125l1721.jpg
  • http://azurewind929.files.wordpress.com/2010/09/cropped-large_125l172.jpg